Yenchin's Lair

關於部落格
科幻、美漫、雜談
  • 446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科幻交流會:北京科幻學者吳岩來訪,台灣同好座談

筆記部份:




50 年代的時候,因為要向科學技術進軍,超英趕美,故有了科幻作品。

 

後來文革時期,因為「不能幻想」,在當時僅一部「石油蛋白」,並被歸類為「科學小說」。

1978~'83 又活躍一陣子,但因為「太污染」所以後來又被打壓,所謂「太污染」是因為內容有偽科學。

2000 年後,科幻再次熱絡,主要影響因素有:

-科技在生活中的份額(科技進步、普及)。
-與國際生活同步(網路、資訊)。
-創作出版空間加大。
-媒體多元化、商業化。
-對本土文化保存與呼聲。

故科幻空間加大。

大陸當前主要的科幻雜誌是「科幻世界」,一個月發行約二十萬本,原先初創的時候一個月五千本左右,後因呂應鐘先生出資協辦其科幻寫作獎項,才得以逐漸發展起來。

以前大陸對於翻譯國外作品係無系統地一本本翻,目前大陸開始有系統地進行大規模之翻譯,比如像「世界著名科學家科幻小說系列」。

大陸科幻作家頗多,各具特色,許多是自前述「科幻世界」的徵文而來,欲打入大陸之科幻作者圈,亦以投稿「科幻世界」為主要方式。此外大陸方面亦有科幻動畫製作,甚至有科幻作家自製之電影:

夏笳不但寫科幻,還拍片,她認為自己所寫為「稀飯科幻」。(Hard ->soft -> porridge)

研究教學方面,北京師範大學設有科幻文學相關研究所,近年亦進行科幻理論編著共 15 本之著作,其中包括吳岩教授與呂應鐘教授合著之「科幻文學入門」及呂應鐘教授所編「在經典和人類的旁邊-台灣科幻論文精選」等。

當前大陸方面科幻存在的問題:

-類型及創作方式單一。
-優秀作家/作品數量有限。
-基本理論問題答案不明。
-出版專型造成商業阻礙,(編輯需承擔賠錢書的虧損)。
-奇幻文學造成市場壓力。
-其他,如就業問題。

以上是吳岩教授談大陸科幻概況,之後與會的大老們也談了一下在台灣的科幻。

呂應鐘教授對於台灣科幻的發展是頗失望,尤其政府、文建會冷漠態度,尤其像早期科幻出版社、或出版品幾乎是一出來撐不到多久就倒,以致後來呂教授於大陸發展,比方說上述出資協辦科幻寫作獎項。

黃海教授在重新回顧台灣科幻的沒落後,對於台灣科幻重新定位:

-張系國於 1968 年發表「超人列傳」時就台灣文壇來說太先進、太超前時代了,以致於沒有受到很大重視。
-不只是科幻在沒落,文學也在沒落,因為印刷文明正在沒落,由影像文明逐漸取代。
-台灣科幻文學研究還有很多空間,黃海教授本身的部份被挖差不多了。
-黃海教授在 70 年代發現科幻與兒童文學的交集性高。
-科幻正在像冰山一樣融化,因為科技進步及媒體滲透,以致於「未知」正在減少。

故黃海教授認為科幻接下來會朝奇科幻發展,如「時間迴旋」裏面籠罩地球的膜便是偽科學。

林文寶院長認為本土要發展,必需引入外國理論才能進步。

與會者討論中發問的多為台灣科幻作家。

張家驊先生問到未來科幻寫作中倫理道德部份應如何建設,如性別問題等,吳岩教授覺得這方面似乎因太遙遠而較難答覆。

劉碧玲小姐(2006 倪匡科幻獎)談到其科幻作品遭硬科幻[sic]質疑,問及科幻的定義應為何?多科、多幻?應朝何種新方向?

吳岩教授以過去在中國的科幻發展為例,滿清末年科幻是「文化先鋒」,'49 之後是「科技先導」,毛澤東時期是「科普讀物」後因作家們對這方向有質疑,提出「反映現實」(然後隨即大量被禁 XD),而近年來大陸的科幻呈多元化面貌,故無法定義。吳教授認為在過去,中國大陸的科幻其實是「對西方科幻誤讀」的產物,但這樣的誤讀也產生了不少作品。

黃海教授認為科幻應與台灣本土結合。

呂應鐘教授提到中國固有的作品如唐代傳奇,這些都是奇幻,但其實這類作品中還是有科幻的底,奇幻僅為其包裝,所以也許可以將這類作品再科幻化。

呂應鐘教授並認為科幻的東西台灣很多人都看不懂,以電影「X-戰警」(X-Men)及「駭客任務」(The Matrix)為例,這些電影推出時在台灣根本沒什麼人看懂,所以可能再來可以藉由導讀的方式,介紹科幻作品,可惜台灣缺乏這作法。

蘇逸平先生於發言時先答覆劉小姐的問題,認為硬科幻[sic]的話可以不用在意,之後談到科幻作品有純西方的問題,所以在華人文化中是否也要如此呈現,蘇先生認為中國古代章回小說的模式很不錯,如封神榜可以算是科幻作品,故認為華文科幻的未來在玄學。蘇先生並認為,「科幻小說」中就「科 vs. 幻」其實應該關注的是「小說」。

王洛夫先生提到科幻在台灣出版界的一個例子,「冒牌爸爸」一書主編希望作者降低科幻成份。此時林院長也補充到「科幻」二字在台灣出版界有如票房讀藥,翻譯作品上「科幻」二字都排到不顯眼處。黃老師談到說科幻翻譯作品似乎只能採「厚書」方式,如「時間迴旋」及「海柏利昂」。

林院長最後以兒童文學為例,認為兒童文學無好壞,重點是兒童是否喜歡,此外院長以推理文學在台灣出版為例,認為導讀是很重要的。

 


心得:


一個最 straightfoward 的心得是:人多好辦事 XD。

 

以「科幻世界」雜誌為例,一個月二十萬本假設算二十萬人的話,僅佔大陸人口約 1/6500,但二十萬本早就回本還大賺,如果台灣科幻讀者比例差不多的話,僅 3500 多人,難怪會中有人提到將來可能台灣作家也會「台商化」...科科。

嚴肅一點來講,可以看得出大陸也有過類似「推廣科學」之類的「科幻目的」的路子,也顯然行不通,當然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是查禁打壓的結果,但之所以會查禁打壓,正因是認為「科幻應該如何如何,不該如何如何」所致,所以即使是沒有打壓等情形,人的成見也會造成科幻作品的狹窄化。


我對於上述「奇科幻結合」的「發展」不甚同意,除了 science fantasy 早已有之這件事外,Spin 中的膜為偽科學一事,我覺得一個 plot device 似乎無法做為一個 genre 或 subgenre 的判定標準,因為科幻作品中本來就會有一些只描述現象而不講原理、甚至違反常理的東西,所以科幻再來如何,我不知道,但「奇科幻的結合」似乎有待商確。

另一個心得是似乎就台灣情形來說似乎未有人提到近年來科幻譯作在台灣較往年增加較多的趨勢,若對近年來台灣科幻未有注意,單是參加這研討會,聽聞台灣方面之討論會認為台灣科幻差不多只剩沒幾個作家,和出版社在做,坊間亦無多少作品,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此外個人覺得「導讀」及「引入外國以加強本土」算是就台灣情形的討論中比較中肯的建議,然這些其實比方說毒瘤大大早有提出,而近年譯作的導讀也可以看到他的文章,所以整體來講,這場交流座談中,台灣的情形似乎不夠全面。這次台上的算是比總舵主還早的前輩們,我最早接觸的科幻拜他們所賜,但座談完,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依吳教授的 blog 來看,會後又有聚餐又有聚會,也許少的東西在那邊也說不定?)


吳岩教授的記錄與心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4a22af0100al1z.html



jigon 的筆記與心得:
http://blog.pixnet.net/jigon/post/2047294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