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nchin's Lair

關於部落格
科幻、美漫、雜談
  • 446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tes on 蘇逸平's 演講「華文科幻小說尋找中 - 瀕臨絕種或是從來沒存在過?」

 

西方科學方式蘇稱之為「顯微鏡理論」,即把一個部份放大來看,失之狹隘。

-以跳蚤跳舞實驗笑話為例,笑話中的科學家把跳蚤的腳一隻隻拔掉,觀察放音樂時跳蚤的跳舞情形,最後腳拔光了,跳蚤不再跳舞了,科學家便認為跳蚤的聽覺器官是腳。

-以黃蜂實驗為例,科學家把黃蜂的各種數據輸入超級電腦,得到「黃蜂不會飛」的結論,在發表論文時甚至沒看到飛過他眼前的黃蜂。

西方的科幻亦是如此。特別是硬科幻。
-蘇曾看過一個表,列出凡有什麼樣的元素便不是科幻,所列元素大多為一些靈異鬼怪之類。

蘇認為,只要是人的故事,就會有人想聽。沒有好、壞、偵探、靈異...etc 小說,只有好看不好看的小說。

故蘇認為,華文科幻不要以西方翻譯方式去寫。

科幻題材之中有一些常用的題材,蘇稱之為科幻的「四大天王」:外星人、機械人、時光旅行、四度空間,這四大天王中國古代即有之。

-外星人:「搜神記」中提到出現三國末年的火星人 http://www.thinkerstar.com/lu/ufo/ctw248.html

-機械人:
「太平御覽」卷十四引述「涼州異物志」:有一大人生於北邊,偃臥於野,其高如山,頓腳成谷,橫身塞川。近之有災,銅雹擊之也,唯可遙看,不可到下,到下則雷電流銅鐵之丸為雹以擊殺人。

「列子」湯問篇中亦有對機械人之描述。

-時光旅行:(推薦作品:All You Zombies,某些人稱「史上最強時光旅行」)
「爛柯觀棋」的故事即為一例(樵夫把斧頭放一旁看仙人下棋,看完後斧柄(「柯」)爛了,而他原來的家鄉已過一百年了。)類似故事出現在 Star Trek: Voyager 的 "Blink of an Eye" 一集中。

對未來的預測也可算是一種較廣義的時光旅行,如燒餅歌、推背圖。

-四度空間:陽羨書生(曾被張系國用以創作同名科幻短篇,收錄於「夜曲」。)

ps. 陽羨書生原文可參閱這篇研究 http://www.chibs.edu.tw/publication/LunCong/098/098a-12.htm

因此蘇認為,華文科幻可以從神話傳說中得到養份。

把 Science + Fiction = SciFi(sic) 是西方的作法,如果有另一體系的科學,那麼會是什麼樣的科幻?

硬科幻 vs. 軟科幻係作品跟科學扯上關係之多寡有關。此外大陸近年來「為了激怒硬科幻」創有「稀飯科幻」一詞,其實就是 Space Opera,因其不過把場景放在太空而已。

蘇認為硬科幻迷最為兇狠,而不管軟硬科幻迷均未對華文科幻小說家提供任何供獻。

科幻作家的危機:

科幻小說 DNA -> 對科幻小說的刻板印象使得一般人拒之於千里之外。

不必然會去買書的兇狠科幻迷。

如戈壁沙漠般枯竭的構思和來源。

如百幕達三角的神秘科幻讀者。(書店中這些讀者總是好像不存在的神秘人物一樣。)

不看科幻的 90% 普羅大眾。

華文科幻的未來在玄學

玄學:常常無法現以代科學解釋卻又真實存在的另類科學。

先秦文明以前的神話可以是科幻。

中國式的科學做研究仍不足,但寫小說尚有餘。

以「五術」-山醫命相卜為例:

山(風水):

-環境行為學,各種建設對地理環境、生態等影響,進而造成對人的影響。

-墳墓影響人的方式可視為地球上有特殊能量點,影響帶有相近 DNA 之人。

醫(中醫):
中醫之思維理則和西醫不同。

命(命理):
-生辰八字決定一切一如 DNA 決定一切。

相(相術):
-可視為一種統計學。

卜(卜算):
-世界為一精細的程式,可藉由卜算,如易卦等,判斷世界之運作。


=========
心得:

Ok,所以到底華文科幻是瀕臨絕種,還是不曾存在過?

隱約看來演講中所指的是我們目前所熟知的華文科幻一直是西方的模式和西方的思維理則,所以不算真的華文科幻,而華文科幻應自玄學中去循求創作。

我覺得「自玄學中循求創作」不是不行,但下一個問題是,「那作品呢?」

以「五術」之運用來說,別的不提,光提一個「基地三部曲」中的「心靈歷史學」,就是一種卜算、謝東危機有如推背圖,但「基地」依舊是外文科幻。

其他種種古傳說的 technobabble 化感覺無益於循求一個整體的科幻文學風格,把一部作品的「機械人」全部寫成「機關人」、把「曝曬一小時」改成「吸收太陽精華一小時」這種作法,恐怕頂多只是增加一個副類別(Chinapunk?)一如 steampunk 中常見的復古名詞、科學模式等,當然多個副類別總是好事,因為有興趣的人就有一個標題可追了。

那下一個問題是,這樣的科幻跟目前的「玄幻」差別在哪邊?蘇用「Science + Fiction = SciFi(sic)」的概念,那麼玄學 + 幻想 =.....?

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是得回歸到作品面,少了「當我們提到時指向的東西」其實一切都是空談。

最後是我個人的一個算是抱怨,我一直覺得似乎不必特別為了「中國式的作品」或「台灣式的作品」而只從華人、台灣之類的東西去找,老外的作品中常常有很多非本國的人、事、物,但本國的人讀了大多會覺得那不是他們的東西,因為作品本身是由非本國的人寫的,看待事物的方式、思維理則等已經不同了,作品本身已經可以反映出創作者的背景,而作品一多就自然會有一群作者的風格、演進歷史、趨勢可以探討。國內若干科幻論述中喜用日本 vs. 歐美對不同題材的比較,然後就台灣科幻未來的方向申論應如何如何,著實令人費解。

jigon 的心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