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nchin's Lair

關於部落格
科幻、美漫、雜談
  • 446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伍軒宏老師 -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電影有三個版本(註:嚴格來說不只,但最為人知的是這三版):


1982-上映版

特色在於有旁白、有快樂結局。以上兩者都是投資人要求加的,因為看不懂,而導演、哈里遜福特都很不願意。此外這片的出資者多而雜,連香港邵氏的邵逸夫也有出資。

本片儘管有如此經典地位,但上映時票房差,同時期有《ET》、《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王者之劍》(Conan the Barbarian)競爭。


1992-導演版

據信雷利‧史考特可能因此為開「導演版」風氣之先的人。除了去掉旁白和快樂結局外,又加回獨角獸的部份。一般目前較常見的為此一版本。

2007-最終版

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的作品好來塢最愛拍,學術界也常拿來討論。
 

《銀翼殺手》的片名「Blade Runner」來自 William S. Burroughs 的劇本,而 Burroughs 則是取自 Alan E. Nourse 的作品《The Bladerunner》。

本片 PKD 也很滿意。

4. Futuristic Cityscape & Spectacles(未來都市景象與奇觀)

片中的各種景觀在當時算是很新奇的,一改以往乾淨、流線形的未來都市印象。

片中一開始的降落場面後來一直被模仿,雖然如此,但此一場面最初來自 Fritz Lang 的電影《大都會》(Metropolis)。

The Imperative to "Enjoy"(享樂的指令):在片中我們看到很大的看板寫「Enjoy」,這頗後現代,連享樂都要人下令了,一如政府鼓勵消費。(參照 Slavoj Zizek)

片中的 Tyrell Corporation 位於一些金字塔般的建築。這在《大都會》的工作場也有類似的畫面,兩片也有一些噴著火焰的不知名東西。金字塔具有某種祭壇作用,裏面住著神般的人物,這種畫面有如對現代文明的一種批判。此外《大都會》中的工人在一格一格的小格子中工作,卓別林的《摩登時代》也有類似的畫面,而現代的話則多以辦公室中一格一格迷宮般的辦公空間表現,如《駭客任務》。

片中的景觀還有哥德式(Gothic Style),這也被電影《第五元素》使用。

影響《銀翼殺手》視效的還有 Heavy Metal 出版的墨比士(Moebius)漫畫《The Long Tomorrow》(1976, 1977)。


補充閱讀:http://www.brmovie.com/FAQs/BR_FAQ_BR_Influence.htm

此外一個導演沒證實的影響是 B. Enki Bilal 的漫畫《諸神混亂》。有趣的是後來這漫畫改編為電影時也反過來有《銀翼殺手》的影子。
 

5. Street Scenes(街景)

片中的街景是非常東方主義、多元文化的雜亂城市景觀/空間。這樣的街景儘管因其表現中下階層而被東方人所抗議,但這樣的視效對日後 cyberpunk 有很深的影響,特別是 high tech, low life 這個部份。

片中的小吃攤場面被《第五元素》引用。

押井守的《攻殼機動隊》也充滿著這樣的街景。

這些街景,明顯地以「香港」作為想像投射的範本。

「中國城」作為文化符碼,這也算是有爭議的地方。

6. Future Noir

The "retro" look in a sf movie. "Retrofitting". 科幻電影中反而使用各種復古的黑色電影(Film Noir)元素如:
明顯的反差對比。

低調燈光、低照明度。

有如冷硬偵探片中的豪宅辦案(Deckard 來到 Tyrell 企業的豪華辦公室)。

斜角或側面切入的光源-百葉窗、門、窗戶、背光等效果。

顯著影角度,製造疏離的人際關係的感覺。

不平衡的構圖(斜角光源)以致於人被擠壓。

夜景為主。

下雨潮溼的街道或寂寞的街道,產生不安感。

硬漢偵探小說的成規(服裝)

風衣以塑造黑色電影裏的硬漢形象,硬漢們都穿著風衣,好像進了「江湖」非得有風衣才能抵擋一切。除了黑色電影外,電影《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亦有「Nice coat.」這樣的對話及換穿風衣的場景(布魯斯偷渡上船開始流浪)。在《萬惡城市》(Sin City)中的硬漢 Marv (米基‧洛克飾)也有覺得某角色「不配穿風衣」的部份。

身份成謎的美麗女主角(禍水女人,femme fatale):電影中的 Rachel 的感覺較淡,小說中的就很明顯了。


7. V.K. Test: How to tell the difference?

片中進行 V.K Test 的東西包含了一些很古早的工具,這也是 retrofitting 的一種。

動物的問題,藉以測試情感反應。

自身來源的問題("Let me tell you about my mother.")。

眼睛會揭露身份。

測試者(或機器)能否真的分辨出差異?

後人類「比人還像人。」->比真還真,hyperreal。

這部份也類似《大都會》中製造女機器人的部份:Give me another 24 hours and I'll bring you a machine which no one will be able to tell from a human being.

片中生化人的執著:建構自己的需求,The need for a sense of self.

記憶有如個人經歷的「軟墊」,才能令他們受到控制,而操縱記憶,便形同操縱人們及他們的生活。記憶與身份的關係。

個人照片反映著記憶。

8. Replicants

生化人的前驅者有「科學怪人」及《大都會》中的女機器人「瑪麗亞」(Maria)。

"How old am I?" - live in fear
  - time to die

Pris - Like a doll, literally.

特殊人類情感可能使生化人產生感情。

秘密的記憶=真實身份?

Rachel 發現自我的過程

-透過音樂(產生感情)。
-放下頭髮(打開控制她的部份,發展情慾)。

在建構自我發展的過程中 Rachel 亦被教導如何感覺與戀愛。這段亦受到批評,因為是男人在教(Deckard)。又本段和小說不同。

9. 設計者與創造者。

在這邊我們看到一個老中的形象、賣魚的形象,這樣的角色常在 Gibson 的小說中出現。

隨著時間而逐漸衰減的生化人找上創造者。

像這種「Meet one's maker」的劇情,在《駭客任務》和《A.I.》中都曾出現過。

於是有了「創造者能否修補他的創造物」的問題。"I want more life."

創造者多為父親形象。

在這邊又有一關鍵性的對話:"The light that burns twice as bright burns for half as long - and you have burned so very, very brightly, Roy. Look at you, you're the prodigal son..."

不滿意的生化人把創造者(父親)殺了,壓迫著他的雙目。

Tyrell 的大眼鏡代表著智慧,而被壓碎代表生化人不承認這個智慧,否定他的父親。The eye will reveal who you are. 一樣可對照奧底帕斯、《關鍵報告》。

11. 最後決戰

不是為了復仇而是激發 Deckard 的人性,獵人再度成為被獵物。("Good! That's the spirit!")

生化人的限制:Quite an experience to live in fear, isn't it?

A slave/replicant's knowledge of what it wants to be "human", but a common human being may not (need to) know it. 教育 Deckard及建立 empathy。

而最後 Roy 救 Deckard 一幕亦表現出了人性。

Roy 臨死前這段話簡言之便是在感嘆他自己看過那麼多,生命卻那麼短暫。"All those moments..." 一段據說為演 Roy 的魯格‧豪爾(Rutger Hauer)的神來之筆。
 

最後飛上去的鴿子(精神/靈魂象徵)是人造還是自然的?

Gaff: "You've done a man's job." -> Man 的雙重意義。

"It's too bad she won't live, but then again, who does?" => 指 Deckard。

很可惜的,Gaff 這個在片中蠻特殊的角色老師無暇談太多。

12. Deckard 的夢
 

照片(記憶),獨角獸之夢,這個夢是否為安插之記憶?Gaff 的獨角獸摺紙是否在暗示此點?

本片影響例子:
Cyberpunk
Akira
Patlabo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